图片 7

郑徽和李娃因为爱所以离开的爱情故事_民间故事_中华网历史,无日不醉

郑徽,天资聪慧,前去长安参加科考,用其父亲的话可以说“一战而霸”应该不是一件难事,尽管如此,父亲还是给他备足了两年的费用。

图片 1

阿娃被摆布得无计可施,心里既悲愤、又委屈,惟有付之于号啕大哭。
“乖,乖,阿娃!”李姥还像当年哄孩子似地,把她楼在怀里,跟她说好话,“阿娃从不哭的,是不是?”
这话提醒了阿娃,哭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她慢慢住了泪,寒着脸问道:“你们到底要拿他怎么样?”
“我也是一番好意。”李姥眼珠转了两下,慢条斯理地说:“他在这里,一辈子不会上进,要激他一激,才会发愤。这是于人于己都有好处的事……”
“我不要听这些。”阿娃粗暴地打断了李姥的话,“我只问,把他这么一丢就算了吗?我们也得有点良心,人家可是风风光光到长安来的,不能把他弄得流落在异乡。姥姥,你这一世没有儿子,也得修修来世!”
这话说得太重了!姥姥脸上青一阵,红一阵,要想发作,却又不敢。阿娃看在眼里,狠一狠心不肯说句赔罪的话;而且心里有着一种报复的快意。
李姥终于恢复了平静的神态,“那也得看他自己,他要愿意回常州,自然送他盘缠,他要有办法,仍旧愿意住在长安,谁也禁止他不了。”李姥停了一下,又说:“我把一切都托了刘三姨,等她一来,就都知道了。”
“哼!”阿娃冷笑道,“刘三姨什么好人?也是个断子断孙的绝户!”
李姥大怒,真想狠狠抽她一个嘴巴。但是,她也立刻警觉,阿娃一肚子的火,无处发泄,可能故意寻事生非,准备大闹一场,可别上了她的当。
于是,李姥脸上反而堆满了笑意,亲自用块手巾替她擦脸,一面劝她道:“闹也闹了,哭也哭了,该洗洗脸,吃饭去了吧!”
阿娃满腔委屈,想想就此偃旗歇鼓,可真不大甘心;然而李姥这样地陪小心,再闹也实在没有意思。只赌气不吃饭,一个人在榻上朝里睡了,谁也不理。
李姥却是殷勤得很,侍儿们也都听了她的嘱咐,一会儿来请她喝荷叶粥,一会儿见来请她洗澡,川流不息地劝解,到底把她将就得神色和缓了。
到了傍晚,刘三姨来了。阿娃不愿理她,故意避到后堂,却侧耳静听着。
“晋娘!”刘三姨叫着李姥从前的名字说:“我把你的大事办妥了,你该怎么谢我?”
“还谢你呢!”李姥笑道:“阿娃差点跟我拼命,你要把那位郎君安置得不妥当,不但不谢你,还要埋怨你!”
“妥当极了!这时侯怕已到灞桥了。”
“噢!”李姥问:“他愿意回常州?那可以放心了。他是怎么说的,骂了我没有?”
“那自然少不得骂你两句。不过到底是大家公子,硬气得很。等阿娃一走,我跟他说了实话。你猜他怎么?”
“怎么?”
“他哈哈大笑。”然后刘三姨放粗了喉咙,学着男人的声音说:“李姥真是小看了人!我堂堂常州刺史的公郎,难道还烦在她一个娼家不成。有话尽管好说,何必来这一套?”
“我倒不相信,”李姥又说,“他真的舍得我家阿娃,就这样走了?”
这话恰像是替阿娃说的,屏门后面在偷听的人,凝神息气,更关心了。
“他哪里舍得?”刘三姨答道:“他说他就是为了阿娃,才受尽了闲气,不为阿娃早拍拍腿走了。不过他也知道,这样下去,不是个了局。阿娃为他受委屈、苦心调停,他心里都明白,只觉得对不起阿娃,却说不出要走的话。就是到了今天,他也仍旧相信阿娃决不会撵他……”
屏门后的阿娃无法再听见刘三姨的话,她心里充满了感激——感激郑徽对她的体谅,直到她心底最曲折深微之处;于是,她的热泪无声地流得满脸,而这流泪的感觉,也是她从未经历过的,又酸楚,又甜蜜,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舒畅和满足。
“……自然,”她无意间又捕捉住了刘三姨的声音,“晋娘,他骂你太势利!可是也并不太恨你,说是看在阿娃的面上饶了你。”
“谢天谢地!他只要肯回去好好读书,不负阿娃对他的一番交情,饶我也罢,不饶我也罢,我都不在乎。”李姥停了一下,又说:“这些都是闲话,我问你,送了他多少盘缠?”
“他哪里肯要你的盘缠?”刘三姨带些冷笑的语气答说:“几百贯都在你们家花掉了,要你十来贯钱的盘缠?”
“话不是这么说。这一路到常州,几千里的途程,吃饭要饭钱,住店要店钱,不多带点钱在身上,怎么办?”
“怎么办?人家老家就在荥阳——荥阳郑家,一到河南,谁不知道?怕没有人照应?”
“这么说,他就光身一个人走了?”
“可不是?在西市骡马行赁一匹马,说走就走了。” “他还有行李在这里。”
“想来他也不要了。公子哥儿的脾气,都是这样的。”说着,刘三姨取出十五贯钱钞,放在桌上说:“你拿回去吧!人家骨头硬,省了你十五贯。”
“三姨,你收了吧!多亏你费心,我另外不预备谢礼了。”
“笑话!”刘三姨大为不悦,“三十多年的老姊妹,你把我当什么人看了?”
这两个积世的老虔婆,一吹一唱,把一套鬼话编得丝丝入扣,“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”,尚且足以拨动心弦,又何况是有意装作无意而说给有心人听的假话,自然句句都打入阿娃的心坎中了。
她坐下来一想,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烦恼了!只有些想念郑徽,但那是一般的离情,分别也不过才半天,还不到牵肠挂肚的地步。
这时她才想到绣春,赶快把她找了来,悄悄问她,郑徽临走之前,是怎么个情形?
“我不知道一郎什么时候走的。”绣春答道:“刘三姨家的阿青,拉着我去玩儿,日色偏西才回刘家,听说一郎走了,刘三姨又说带我回家;到了这里才知道有这么多花样,都把我闹糊涂了!”
这才是阿娃的莫大憾事!如果——郑徽动身以前能看到绣春,他必定有句要紧的话交代下来;而现在,让绣春把这个最宝贵的机会错过了。
她一向待侍儿们宽厚,这时候却忍不住咬牙切齿地痛骂:“你真该死!就这么贪玩!你不想想,那时候你只知道姥姥得了急病,性命难保,居然还有心思去玩,你还有点人心没有?”
绣春被骂得几乎哭了出来——她内心另有委屈,她并不贪玩,是阿青一个劲把她拖了去的;郑徽的事,她也隐隐约约看出来一些,只是李姥已严厉地告诫过她,叫她推说:“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如果敢在阿娃面前多嘴,李姥说过,要把她转卖给北曲下等娼家中一个最凶恶的假母,让她朝朝暮暮去受折磨。
阿娃还是恨声不绝,然而无济于事。她对李姥是谅解了,想念郑徽的心,却一天重似一天;夜夜在灯下默数着郑徽的行程。
数到第五天,计算着他该走到了桃林——年前她大病一场的地方,听说那里掘出来一道什么关尹的灵符,现在改名叫做“灵宝”了。
自然,郑徽不会在灵宝,也不在刘宏藻家;在西市的凶肆。
凶肆专门替人家办丧事。大唐的丧葬讲究得很,讲究得“吊者大悦”。寻常人家死了父母,先不服丧,等一切排场准备好了,方始发讣;到了下葬的日子,亲戚朋友都来执绋,死者入土为安,活人痛饮一场,名为“出孝”。
若是王公贵人家的丧事,那又大不相同;出殡时,几里路长的仪仗执事、明器、假人假马,朱丝彩绣的灵车,各色各样的丧乐,以及专门唱来给观众听的挽歌。此外,还有亲友的路祭,可能比丧家的仪仗更能吸引观众,丈把高的纸糊的房子,内中安置着用面粉捏成、栩栩如生的假人、假花;数十尺高的祭帐以外,还有雕金饰画的大祭盘,盘中刻木为戏。最有名的一次是范阳节度使送太原节度使辛云京下葬的祭盘,戏文是尉迟恭突厥斗将、汉高祖鸿门大宴,机关操作,人物都能活动;披麻戴孝的辛家子弟,都住了哭声,拉开白布孝帷,看得出了神。看完,辛云京的大儿子说:“祭盘好得很!赏马两匹。”
这些就都是凶肆的杰作。自然也有凄惨的一面,穷途末路,病势垂危的异乡人,常被送到凶肆去等死;郑徽就是这样被刘伯守送到西市凶肆去的。在刘伯守看,郑徽的病,决计好不了;他不能让郑徽死在他家里,就只好以两贯钱的代价,托凶肆替郑徽料理后事了。
用两贯钱来料理身后,再省俭也是不够的;但类此情形,凶肆中人等于行善,不能算做一件生意,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,把郑徽放在后院一间残破的空屋里,听其自然。

阿娃,自幼父母双亡,跟随叔叔、婶娘长大,12岁时,婶婶被一个无赖拐走,叔叔带着阿娃去长安寻找,找了2个多月,眼看盘缠花光了,丝毫没有婶婶的音讯,于是,李娃自愿被李姥收养,李姥给了叔叔几贯钱兼做盘缠和他日后的生活之资。李姥对阿娃倒是像女儿一样对待,只是她心中自有打算,她要把阿娃培养成自己的一课摇钱树。

一代名妓《李娃》重塑望族公子功成名就高阳:原名许晏骈,字雁冰,浙江杭州人,
出身于钱塘望族,台湾已故著名作家。
以笔名高阳著作历史小说而闻名于世。一生著作约90
余部,105册,读者遍及全球华人世界,有人以“有井水处有金庸,有村镇处有高阳”来描述来形容高阳作品的受欢迎程度。其中代表作品《胡雪岩》、《慈禧全传》、《红楼梦断》系列等使他成为当代知名度最高的历史小说家之一。《李娃》本于唐朝白行简的《李娃传》,是唐人传奇中的精品。

图片 2

第一次读高阳作品,他说:“值得入小说的历史人物,大抵不外圣君、贤相、良将、高僧、名士、美人六者。”李娃当属于美人。

郑徽带着父母的殷切期望和父亲备足的银两,赶考到了长安,前去拜访好友韦庆度,途中邂逅李娃就此沉迷于温柔乡,在第一次科考中落榜。

《李娃》的小说背景发生在唐玄宗开元、天宝年间。出身五姓望族之一的荥阳郑徽,进京赶考。初次看到长安民间富庶繁华的一面,天下各物,品类繁杂,郑徽观察到长安的平康坊是有名的“风流薮泽”。

因娼家是个销金窟,郑徽从家里带来的银两已被散尽,因为落第他也没有脸面再张口向父亲要钱,眼看着混一天算一天过日子的郑徽“赖”着不走,李娃的假母李姥设计让李娃陪郑徽去烧香以求次年的功名,然后装病诓回不知内情的李娃,随即搬家,郑徽回家后吃了闭门羹,惊慌失措的他急忙询问左邻右舍,但他们也不知所踪。

顺着平康坊的斜巷走着,突然一个人影扑入郑徽眼中,粘住了他的视线。这个人影就是李娃。郑徽被李娃无法形容的美搅的心魂震荡。从此,郑徽的人生充满了跌宕起伏。一、李娃的身世

面对李娃的“背叛”,郑徽失望、愤懑,再加上穷困潦倒,于是愤而投河,不想被人救起,因救起后其身体一直未有明显好转,又被人送到凶肆,幸好遇到心地善良的冯大,细心照料,在凶肆以唱挽歌为生。

李娃从小没有父母,跟着叔叔婶母住。婶母不贤惠,被一个无赖拐跑了。有人在长安平康坊见过她婶母,她叔叔就带她到长安来找。找了两个月没找到,眼看盘缠花完了,要流落长安。

唱挽歌时被随父亲到长安“入计”的家中老仆认出,因父亲认为其有辱门风,被父亲毒打至昏迷,后沦落为乞丐,在冰天雪地中,郑徽外出乞讨时,被李娃认出。李娃不顾一切,脱下绣襦裹住又脏又臭的郑徽,然后和婢女合力又拖又拽地把他拖到家里,看到郑徽此情此景,李娃心如刀绞。她马上给郑郎喂姜汤,喂鸡汤糜粥,吩咐仆人为他洗澡。

一天中午,正坐在一户人家的台阶上吃馍。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,这么硬的馍干啃怎么行?进屋来喝点汤吧。

对于郑徽沦为乞丐,阿娃有着深深地自责,如因不是迷恋自己,本来意气风发、壮志踌躇的公子哥,怎会有三死三生、受尽屈辱和困苦的经历,阿娃想,郑徽的沦落由她而起,也必须仍旧从她手里把他造就出来,于是,她做出了一个决定:既然爱他,便应当负起一切责任,自己要“补过”!

这个说话的女人满头银发,就是日后被称作姥姥的人。她对李娃的叔叔说,你光身一个人,带着半大不小的侄女也受累,我无儿无女,不如让她作我女儿吧。我送给你盘缠,再给你几贯钱,你回去做个小买卖,怎么样?叔叔正迟疑着,不知道要怎么办,李娃劝叔叔说,这个主意好,你就答应了吧。

图片 3

李娃当时12岁,她不能眼看着叔叔流落长安街头,她说,如果不是遇到姥姥,可能会遭到更坏的命运。姥姥用五年时间来培植李娃,教她唱歌、跳舞、识字吟诗、应酬谈吐、笼络男人的方法;最要紧的是教李娃一句话:“太平盛世也不见得每一个人都能过好日子。所以,一切都要靠自己。”

于是,阿娃说服李姥下了本钱,另外给郑徽租了房子,答应再供养一年,让郑徽精心学习功课以备次年的科考。

图片 4

郑徽将养了数日,身体一日日康复了,阿娃对其耐心说服,细心引导,终于让郑徽又找回了重新参加科考的决心和信心,并花了上百两的银子为他买了几十部书。从此,郑徽专心治学,终于在次年的科考中获得第二十二名进士及第的头衔,再后来,在阿娃因势利导地苦心劝说下,又经过一年的精心准备,获得了“直言极谏”的第一名!

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二、郑徽应考失败

一切辛苦地付出都有了回报,一切不堪的过往都已成为过去,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,这一切真的是太不容易了!不仅要扶掖郑徽上进,也要争取李姥的欢心,更要在生张熟魏之间,使尽手段,压榨他们的荷包,来维持整个门户的开销,这份负担压得她直不起腰来,却又要挺起脊梁做人。

正月十九一早,天公不作美,倾盆大雨。郑徽在白茫茫的雨帘中,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。应考的能有上千人,加上送考的合起来能有三千多人,把一条广达百步的安上门大街挤得满满的。

图片 5

题目发下来,有《札记》《左传》《论语》,每书十贴,共三十帖。细细看了一遍,郑徽知道出处的只有四处,心下就觉得不妙,大冷的天,出了一身汗。

现在,终于苦尽甘来,郑徽钟情于阿娃,他深深感恩阿娃对他的再造之恩,他说自己的有生之年,都是报答阿娃之日,并一再表明心迹:“任何牺牲,在所不惜。”他甚至愿意为此辞官为民,郑徽也取得了父亲的谅解,不仅如此,因李娃对郑徽的重塑,郑父冒着被罢官降职的风险也要把阿娃迎娶进家门,这对于一向以方正严峻名声在外的郑父来说,能打破“良贱不通婚”的旧制,该是多么难能可贵!

果然,等到发榜那天,榜上无名。郑徽想起父亲的话,父亲原是期许他可以“一战而霸”,却又替他准备了两年的费用,这就表示如果不能“一战”成功,父亲也是可以谅解的。父亲不反对他广泛结交好友,去享受有朋之乐,却不会赞成他沉湎于声色。

然而,更可贵的是,阿娃想的更多的是郑徽和郑父的仕途和前程,为了郑徽的前途,她要远远地离开他,因为如果她嫁入郑家,郑父会因违犯《户婚律》而获罪;郑徽会因为延祸于亲而为人不齿;而她自己也将被隔绝在贵妇淑女交游的圈子之外,郑徽也将被世族豪门的圈子所隔绝。她爱郑徽,所以她决意离开郑徽,她愿意承受一切委屈,这完全是出于她的衷心自愿。

现在想想,他所做的一切,完全违背了父亲的叮嘱,“贻误戎机”是一大罪状。眼下,郑徽要考虑的是两年的费用,半年就挥霍空了,还名落孙山,怎么有脸再问家里要钱?三、姥姥薄情寡义,将郑徽扫地出门

姥姥设计,骗郑徽和李娃到竹林寺求菩萨、许愿、斋戒、吃素,小住几日。第二天姥姥谎称生病,派人让李娃速归。等到郑徽小住几日回到住所,已被大锁封门,人去楼空。可怜,郑徽走投无路,他最好的朋友韦庆度疑遭人暗算而死,他在长安再寻不到能帮助他的朋友。

郑徽站在十字路口,茫然无主。李娃已随姥姥远走,下落不明;最好的朋友韦庆度已死;在平康坊,他已没有一处熟悉的地方可容身。此刻,他拖着沉重的脚步,漫无目的往前走。细细想来,如梦初醒,这一切都是姥姥的事先安排,信了姥姥的好意,中了姥姥的调虎离山之计。

郑徽想到自己裘马翩翩,观光京国,不到一年工夫,竟至于无家可归。天下之大,竟至于无家可归。斜阳无语,门庭寂寂,竟难觅容身之地,不由悲从中来,热泪两行。

图片 6

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四、郑徽被父亲毒打,命悬一线

走投无路的郑徽,精神已经崩溃离魂,在他想跃入永安渠自杀之前,整个人已经昏倒,失去知觉。被人灌下一碗姜汤后醒来,到了晚上又神志不清,被送到西市的凶肆。

本来郑辉被送到这个地方就是命不久矣。没想到,凶肆的几个工人对出身名门巨族,而且还是落第举人的郑徽产生了兴趣,不想看到他“等死“。一半出于好奇,一半出于尊敬,那些工人把郑徽照顾的无微不至,死马当活马医,居然把他救活了。

凶肆是专门替人家办丧事的地方。大唐的丧葬讲究得很,寻常人家死了父母,先不服丧,等一切排场准备好了,才开始发讣。到了下葬的日子,亲戚朋友都来为死者送行,让死者入土为安,活人痛饮一场,名为“出孝”。

郑徽被救活后,就在凶肆里为别人唱挽歌。他对挽歌的好坏拿捏得当,唱的动情,泪如雨下。很快,找他唱挽歌的越来越多。有一次他在“出孝”唱挽歌时,被他父亲的仆人认出。生拉硬扯让他和父亲见了面。

郑徽的父亲郑公延,听了他的经历后,暴怒!这个出卖涕泪,唱挽歌为生的儿子是对他和门第亲族的侮辱。他无法容忍,宁死也不能原谅,也不要这样的儿子。扬鞭对郑徽一顿暴打。

当爱变质为恨,恩尽义绝,往往会下毒手。郑公延越打越激动,已进入半疯狂状态,追逐着满地打滚的郑徽,鞭下如雨。从旁的两个奴役看的心惊肉跳,冒死夺下郑公延的鞭子。

被父亲打得半死的郑徽,恍惚成了一个半痴的人。他的肉体和精神都被摧毁到了极处,那一顿鞭子,把他的记忆打得寸寸断裂,失掉了做人的凭依。大部分时间,他的思想是麻木的,吃着肮脏的剩饭,度着多余的日子。就这样被父亲剥夺了做人最低限度的尊严,像头猪一样活着。五、雪地偶遇李娃,郑徽崛起

郑辉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乞丐。但他的乞讨方式与众不同,他不强讨,也不用过分卑贱的神态和语言去哀求,他像个募化的行脚僧,沿门托钵,唱一声:“求布施!”有布施也罢,没布施也罢,绝不多做逗留,惹人讨厌。

一日午后天空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,日夜不停的飘了两夜。第3天雪停了,郑徽饿的头晕目眩,一只一脚高、一脚低,踏着积雪往前走。他提着沉重的脚步,为自己开一条路。雪地里一个脚印接着另一个脚印,荒凉寂寞,就像亘古以来,只有他一个人走过这条路。

终于,他看到了一扇开着的窗和楼窗上的一个人影。他发自丹田地,喊了一声:“求布施!“。

这一声喊,被楼上的人影听到,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;一转身,一个熟悉的身影,定睛细看,果然是她日思夜想的
人。

这些年,李娃一直在寻找郑辉。她也是在得知姥姥生病,紧急赶到住所后,发现姥姥根本没生病,而且更换了住所,才知道被姥姥所骗。

有情人历经万千辛苦,终于再次相遇,说了一夜的情话,互诉衷肠,也都了解了分别的这些日子里的苦楚。李娃对郑徽说:“我希望你把这过去的一切,都看作一个梦;现在梦醒了,咱们还要好好地在一起,咱们要好好地从头干起。千言万语一句话: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不管你伤心也好,委屈也好,只请你时时刻刻记住,身体最要紧。!”

郑徽在李娃的细心照料,温柔抚慰下,重新振作起来,发奋读书。两年中日夜手不释卷,过人的天资加上忘我的苦功,使得郑徽一举中榜进士。苦尽甘来,日后终得皇上赏识,功成名就。

图片 7

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六、郑徽功成名就,李娃悄然离开

《史记》中有言:“苟富贵,无相忘”。仰望着天子所居的巍峨花萼楼,郑徽发誓,一切的荣华富贵都要让李娃先享。可是李娃却抄写陶渊明的这首诗句,留给郑徽后,悄然离去……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。分散逐风转,此已非常身。落地为兄弟,何必骨肉亲!得欢当作乐,斗酒聚比邻。盛年不重来,一日难再晨。及时当勉励,岁月不待人。七、相爱易相守难,门当户对自古有之

《李娃》这部小说的内容不是很有新意,但在高阳的细腻描写下,人物性格丰富饱满。郑徽在平康坊与艳冠长安的名妓李娃一见倾心。沉浸在温柔乡的郑徽金榜无名、床头金尽、挚友之死、李娃“失踪”、父亲毒打,使郑徽终于沦落为街头乞丐。当命运再一次安排李娃与郑徽相遇时,也意味着郑徽东山再起的机会降临。李娃下定决心重塑郑徽,当郑徽功成名就之际,李娃自知已不是郑徽的良配,选择悄然离开。

一句良贱不能通婚,拆毁了一对有情人的爱情。门当户对自古有之,现代人的择偶标准,寻求门当户对价值观的越来越多。没有所谓门第观念的人,更值得被推崇吗?不尽然。相爱易,相守难;恋爱时的浓情蜜意,终抵不过婚姻生活菜米油盐的琐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